長魚醬

安~這裡是長魚ᕕ( ᐛ )ᕗ
是個廚盜墓廚到無藥醫的末期病患。
目前落OL坑,快被牧和春田給萌死!!!!

cp--
1.瓶邪,不可拆不可逆,同時也各單廚小哥和吳邪
2.牧春

喜歡小花,但無cp向))花爺各種帥!!!!!

文筆尚在努力的寫手,然後也喜歡亂塗鴉XD

【牧春】星空下的石头1

#还是忍不住写了牧春,这对真的太棒了QQ (OOC歸我)
#此为第3者角度看牧春,所以破坏牧春感情的人是不存在的
#有时间想写牧春自己的角度W
#2篇完結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”星星落下来是什么感觉?只是变成一颗普通的石头罢了。“

飞机着陆的一刹那,浅泽玲香从睡梦中清醒,她揉着右眼试着让视线不那么模糊,但似乎有些反其道而行。


「好像已经到了,不过离下机可能还要等一会,我会叫妳的。」

「谢谢春田前辈,没关系我已经醒了。」


浅泽玲香红着脸将身上的机毯重新折叠好,准备等会还给空姐。期间她偷偷瞄向一旁剪着俐落短发的前辈,对方握着手机看向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,清晨6点的晨光柔和的贴上那人侧脸,像是镶了金边让人移不开目光,手悄悄移到胸口,浅泽玲香觉得自己的心跳好像更快了。


春田创一是她被调派到上海时负责指导她的公司前辈,对方随和又稳重,她从没见过眼前这人表现出慌乱的样子,不管是客户带人来公司找碴、还是建商给错误资料,造成后续一连串失误也好,春田前辈总

是一副游刃有余的解决,而且业绩在上海分部也是排前位,外表打理也有型,几乎所有办公室的人都在讨论他,而作为被这样一个人带的后辈,浅泽玲香除了骄傲外,憧憬及其他一些情愫也悄悄涌上心头,是的,她喜欢上春田创一了。


几年的相处下来她觉得这个人就是自己的理想型!工作能力强、待人温柔又成熟、会打扮又好相处,而且听说从不流连风月场所,身边也没有任何关于女朋友的消息,这样的一个人如果还不把握,那自己活该单身一辈子。

所以当听见春田创一准备调回日本分部时,浅泽玲香毫不犹豫的向上面申请调职,她几乎肯定自己绝对是最靠近春田前辈的女性,只要自己鼓足勇气在适合的时机跟地点告白,成功机率是很高的!毕竟他们都一起工作3年了,春田前辈对自己的温柔她都能感受到,或许对方也有那个意思只是不好说出来?


机上乘客开始陆续下飞机,春田非常体贴的帮她把随身行李从上面的空间拿下来,并让她先排进走道好顺着人潮早一步出去,避开人挤人的场面。


「没事,我往后排就好了,前面比较不容易被人推挤,妳先出去吧!我晚点跟上。」


春田前辈朝她露出个能称的上温柔的笑容,瞬间浅泽玲香有些小鹿乱撞,这个人对她真的太好了,果然还是有点意思的吧?她有些抑制不住上扬的嘴角,或许下飞机后他们可以先来一顿美味的早餐,然后讨论著住处,她老家并不在东京都内,而春田前辈家离调往的东京分部不远,他或许能给她建议,而自己则选择离对方近些的租屋处,然后慢慢拉近距离,最后告白在一起,多么顺理成章的爱情?


「春田前辈!这里这里!」

浅泽玲香招手示意比他晚几分钟出机的春田,对方似乎非常专注看着手机回讯息,她喊了2次那人才笑着抬起头朝她这边走来,那个笑容..... .浅泽玲香半捂着脸移开对上的视线,脸庞上的温度热得让自己有些招架不住,这是第一次对方朝她露出满足并洋溢幸福的神情,难不成春田前辈马上就要向自己告白了吗?


浅泽玲香忽然有些紧张起来,现在衣服是OK的吗?头发应该没有睡乱吧?她低头看着自己身上任何一处,多希望现在有面镜子在眼前,怎么说暗恋对象都要跟自己告白了,最好的一面还是想好好呈现出来啊!


「待会凌太会来接机,等下我们到6号出口等吧!」

「……咦?」

「咦?啊!忘了说凌太是我-------抱歉,我接个手机。喂?已经到了?等等,我还没入关---」


浅泽玲香有些愣的看向走去一旁说电话的春田前辈,这是.....怎么回事??说好的告白呢??她看着背对自己的春田一时间完全无法反应过来,直到对方挂掉电话才强迫自己回神,果、果然还是太快了,说的也是,怎么可能随便在这种人来人往的地方告白?她也太过心急了.....…

浅泽玲香对几分钟前幻想自己被告白的画面感到尴尬,在春田前辈招呼她准备通关时,低头拉着随身行李就跑了过去,直至入关到领行李都没敢抬头看那人一眼,这实在是……太丢人了。


「怎么了?身体哪里不舒服吗?我这边有些药应该能暂时缓解一下。」

「不,春田前辈我没-----」

「凌太!!!!!!!!!」


浅泽玲香瞬间感到身旁出现一阵风,再然后,春田前辈已经跑出离她几尺远的距离猛的扑向一个人抱住,浅泽玲香再次愣在原地,一直以来春田创一在她认知里是位温和、有礼貌的人,几乎不会有什么太高涨的情绪波动,连在上海跟他最亲近的长谷川前辈从外地出差5个月回来,她也不见春田有那么激动的表现,顶多就是拍肩稍微抱一下就开始聊近况,这位......凌太先生想必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吧?


「凌太凌太!我跟你介绍一下,这是我跟你提过的公司后辈—浅泽玲香小姐;浅泽桑,这位是牧凌太,是我老-----啊!好痛!凌太你干什么-----」

「您好浅泽小姐,我是牧凌太,欢迎来到我们天空不动产的日本东京第二分部。」

「您好牧先生,今天开始也请多指教了!我会努力达成业绩的!」


看着春田前辈边抱怨边捂揉着刚被牧凌太捏过的腰窝,浅泽玲香抿嘴克制住笑意的伸手跟牧握了握,她有些意外春田前辈竟然有这孩子气的一面。


「凌太,刚刚浅泽桑好像有点不舒服,能不能先去趟医----」

「不不,我没事的,只是久没回日本有些紧张而已。」


浅泽玲香赶忙挥手示意,而牧凌太则温和的笑着表示如果待会在车上有任何不舒服,随时都能说,他会开车去医院的。

浅泽玲香笑着点头道谢,心说果然个性温柔的人交的朋友也会是相同的,不用多看她也明白眼前这位牧先生是个很好的人,对方体面温柔,谈话吞吐间都散发着让人舒服的氛围,在公司肯定也很抢手吧?


「浅泽桑你先上车吧!行李我来就好了。」

「那就先谢谢春田前辈了。」


浅泽玲香打开车门坐进后座,车内有股好闻的薄荷香,她认得这味道。在上海有几次的出差她搭过春田前辈的车,里面就是被这股味道环绕,对方说在日本已经习惯被这个味道包围,突然没有反而有些不自在,话末还顺问自己是否对这味道反感?可以开窗先散散味道。

就是这样一位温柔体贴的人啊!一但被这么好的人对待,真的没有办法随便放手,也好在对方没有女朋友,即使今天没被告白,但未来还长着呢!等到某天一个合适的机会出现,她会勇敢表达出来的!

「不是提醒你行李箱要买大一点?这样就不用分装成2箱了啊!」

「我觉得这个大小够我放嘛,谁知道秤重时就超标了……」

「你里面到底装了什么?」

「装了一些要给大家的伴手礼,还有我觉得满好吃的调味罐!凌太,我跟你说那个真的超~好吃,今天回家可以试着淋在炸鸡上!晚餐应该是炸鸡吧??」

「啊啊,是是,有时间我们去趟百货公司挑新的行李箱吧!」

「什么啊!这个行李箱不好吗?」

「好了,上车吧!」

「喂!」


浅泽玲香听着车外的对话,一股满满的生活感袭来外,更令她不可思议的是春田前辈好像换了一个人?从刚刚些微的孩子气到现在情绪上的外露,都让自己有些适应不了。在浅泽玲香印象里,春田前辈是可靠、做事从来都有他的道理,且这个理带来的影响几乎都是正面的,但那个行李箱是怎么回事?还有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,总感觉春田前辈对牧先生说话的语气里好像一丝丝透着……撒娇的味道?是自己多想了吗?

在还感到不解时,身为脑中话题主角的2人纷纷上了车,确定好目的地后便驶离了机场。

TBC


评论(40)
热度(138)

© 長魚醬 | Powered by LOFTER